新聞.奇聞.中國 www.QiWen.Cn

奇聞網(QiWen.Cn)旗下系列站點,奇聞趣事盡在奇聞中國

  • 社會奇聞
  • 不解之迷
  • 自然奧秘
  • 天下奇人
  • 彩票趣聞
  • 腐敗貪官
  • 鬼故事篇
  • 恐怖長篇
  • 故事連載
  • 靈異事件
  • 史海鉤沉
  • 考古發現
  • 騙術解秘
  • 諜海風云
  • 兩性趣聞
  • 網絡人生
  • 解夢圓夢
  • 目擊實錄
  • 科學之謎
  • 科技發明
  • 飛碟探索
  • 天災人禍
  • 聽評書
  • 圖片新聞
  • 首頁 >> 鬼神傳奇 >> 短篇故事 >> 新聞正文 【手機請訪問qiwen.cn】

    算命 評書 連環畫 郭德綱 恐怖懸疑 艾寶良專輯 有聲文學 科幻小說 偵探故事 希區柯克 幽默笑話 單田芳

    窗外的女子(韓國) 上

    發布時間:2006-7-15 20:56:38 閱讀:


    窗外的女子(1)

      “喂!這個書柜放在這兒!”仁錫對我和承俊說。我和承俊抬著書柜放在了他指的地方。

      三天前,我的高中同學仁錫打電話給我,讓我和承俊幫他搬家。

      仁錫從以前的公司辭職以后,自己開了一家公司。他剛租了一間房間,作為他的辦公室。在韓國,人們稱這樣的辦公室為“賓館辦公室”,因為這里不僅能作為工作的場所,而且還是他生活起居的家。這幾天他忙著搬家和整理東西,自然不忘記叫上我們這幫老朋友幫忙。

      整整忙碌了三個小時,我們終于把所有的東西都搬進了新房。仁錫點了炸醬面,我們氣喘吁吁地坐下休息。

      這間賓館辦公室非常現代,也很干凈。特別是明亮的落地窗,讓人覺得心情舒暢。不過奇怪的是,站在九樓,從窗戶里望出去,遠出山的形狀卻顯得有些異常,說不出來的感覺。。

      這時,仁錫說道:“這一帶的房子價格非常貴,我真沒想到自己那么幸運能租到這么便宜的賓館辦公室。”

      “對了,你到底打算做什么生意啊?最近經濟這么不景氣,你居然還辭職,果然夠大膽。”我笑著說。

      “小子,亂世成英雄啊。”仁錫得意地說:“這樣的經濟環境下,在人家的手下打工的日子可不是一般的悲慘。但是只要你動動腦筋,想到了別人沒想到的事情,成功也是輕而易舉。”

      承俊聽了仁錫的話,接道:“你腦子不好使了吧?現在找工作那么難,你看我和一翰都找不到工作,我看你真是吃飽了撐的!”

      “呵呵,反正我現在還在研究這個問題,等我確定了再告訴你們。”仁錫回答道。

      說話間,送外賣的人來了,我們開始狼吞虎咽地吃了起來。

      我第一個吃完了面,就開始幫仁錫整理東西。因為我非常好奇,仁錫的決定究竟是什么,所以趁他不注意,我偷偷翻著他的行李。

      這時,我在一個大箱子的底部翻到一些雜志。我把那些雜志都拿了出來,打算看個清楚。可我一看到那些雜志的封面就嚇了一大跳,只見上面都是一些人的殘肢和可怕的尸體。我又將目光移到雜志的題目上,只見用血紅的大字寫著:“Worldmostscarypictures”(世上最恐怖的照片)。

      我非常的好奇,正打算翻開仔細看時,仁錫突然走了過來,生氣地一把奪過我手上的書。

      “你怎么隨便翻我的東西!”他看上去非常不滿。

      我沒想到他的反映那么強烈,頓時感到非常尷尬。仁錫把雜志又重新放回到箱子里。

      “讓我們看一下啊,那是什么書啊。”承俊在一旁說道。

      可是仁錫沒有理會他,走到一旁繼續吃面。我和承俊覺得很不自在,就不再作聲,又開始整理起來。

      傍晚,房間終于都整理好了,我和承俊便起身離開。仁錫送我們到門口,似乎為他剛才的舉動有些不好意思,對我們說道:“今天非常感謝你們的幫忙,改天我請你們一起喝酒。有些事情等時間到了我會告訴你們的,今天的事情你們不要放在心上,我有自己的原因,不太方便現在告訴你們。”

      我和承俊理解地點了點頭,對他說:“知道了,你也早點休息吧。”

      正當我們要轉身離開的時候,仁錫突然在我們背后大聲說道:“喂,你們快聽!”

      我承俊停下了腳步,張大耳朵聽了聽,可是什么聲音都沒有。

      我聳了聳肩:“怎么了,有什么聲音嗎?”

      仁錫跑到房間的客廳,聽了一會,招手對我們說道:“你們快過來,來這兒聽聽。”

      我和承俊疑惑地又返回到房間里,三個人站在客廳里仔細聆聽。果然,我聽到有非常細微的聲音傳入耳朵,似乎是有人在隱隱地哭泣!

      窗外的女子(2)

      聽著這個聲音,我全身爬起了雞皮疙瘩,甚至連頭發都豎了起來。

      這時候,承俊滿臉疑惑地看著我:“有聲音嗎?我怎么聽不到?”

      仁錫回答道:“我也不知道,剛才在門口我聽到了,但是現在聲音太小了,似乎是有人在哭,不知道是貓在叫,還是人在哭。反正挺奇怪的。”

      我點了點頭:“恩,說不清楚那是什么聲音。”

      仁錫接過我的話說道:“這是新建的公寓,還沒多少人搬進來。哎,算了,別管了。”

      于是,我和承俊和仁錫告別,離開了。

      “你剛才到底聽到什么聲音啊?”承俊又一次好奇地問我。

      “你沒聽到嗎?我感覺那個聲音就在仁錫的房間里,真的挺奇怪的。”我說。

      這時,汽車來了,我們便上了車,很快忘記了這件事,誰也沒有想到,那個聲音將會是那么恐怖的故事的開始。

      兩個星期以后,仁錫又打電話給我,說是為了感謝我們的幫忙,請我們喝酒。

      我到了酒吧,發現承俊已經到了。我正和他聊天的時候,仁錫也趕來了。

      仁錫一見到我們,就坐了下來,悶生不響地開始喝起了啤酒。

      承俊問仁錫說:“小子,你的秘密生意做得如何了?”

      仁錫沒有回答承俊,而是轉過頭問我說道:“一翰,上次你在我的辦公室里聽到的,是不是一個女人的聲音?”

      “你怎么突然說起這個來,那個聲音實在是太微弱拉,不過聽你這么一說,好象挺象女人哭泣的聲音。”我回答道:“怎么拉?鄰居家的女人每天在隔壁勾引你嗎?哈哈。”

      仁錫又喝干了一杯啤酒,用顫抖的聲音說道:“我的辦公室隔壁,一家人都沒有,還是空著的。只有我不了解這座建筑的情況,急急忙忙搬了進來。我已經三天沒去那住了。我真的很害怕一個人住在那里。”

      “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?你為什么不敢回去?”承俊問道。

      仁錫嘆了一口氣說道:“我搬家的第二天晚上,我終于把東西全部整理完畢,準備開始工作。我在窗附近放了桌子和床。坐在桌子前面的時候,往左看可以看到外面不那么好看的風景。而且可以隨時打開窗戶抽煙,十分方便。所以,那天晚上,我第一次坐在桌子前面,打開電腦開始工作。因為一家鄰居也沒有,所以非常安靜。尤其是晚上,隔壁新建公寓的建筑工人都下班了,安靜地出奇。所以我打開收音機,想一邊聽廣播,一邊工作。沒想到收音機不知道是不是在搬家的時候摔到了,放不出聲音。我沒辦法,只好繼續專心工作,一直工作到凌晨一點多。這時,一翰你們曾經聽到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,這一次我聽得非常清楚。附近都沒有人家,我覺得非常害怕,就在那時,有人敲響了我家的門!”

      窗外的女子(3)

      仁錫喝了一口啤酒,繼續說到:

      “這么晚,會是誰呢。我心里一邊想著,一邊看了看貓眼。可是門外的走廊上并沒有人!我心里很奇怪,就打開了門。可是門口還是沒有人。我左右掃視了一下,卻只看到昏暗的走廊燈和和寂寞的走廊。

      大概是我聽錯了吧,房子太安靜了。我心里想著又開始投入工作。可是,過了幾分鐘,家里的門又響了起來。我的心開始提了起來,我大聲地喊道,是誰啊?一邊走到門口看了看貓眼,外面還是沒有人。

      到底是誰在跟我惡作劇。我非常生氣,一把打開了門。可是,走廊上依舊空空如也。我既害怕又生氣,跑出門來到電梯旁,依舊沒有人,而且電梯顯示停在一樓。我又走到樓梯處,可還是看不到一個人影。我對著樓下喊道:‘有人在嗎?’可是我只聽到我自己的回聲:‘有人在嗎?有人在嗎?有人在嗎?……”

      沒辦法,我只能再回到房間。可是,走在走廊上,我卻似乎感覺到旁邊有人的呼吸,于是,我大步走回房間,用力地關上門,坐回了桌子前面,大口地喘著氣。這時,我的目光落到了鍵盤上,莫非剛才的敲門聲是我擊打鍵盤的聲音,全是我的幻想?

      可是,就在我剛剛想通的那一剎那,我又聽到了“篤篤”的敲門聲!這一次,我真的陷入了巨大的恐懼中。我不敢再去門口,呆坐在桌子上,心里希望那時我的幻覺。果然,敲門聲停止了。可我還沒來得及喘口氣,那要命的敲門聲又響了起來!我再也無法抑制內心的恐懼,歇斯底里地大叫道:‘到底是誰啊!’可是門外依舊沒有回答。我從桌子下面操起一個空啤酒瓶,又一次走到門口,對著貓眼朝外看,沒有人!我猶豫著要不要開門,正當我要做出決定時,我手中的啤酒瓶差點跌落到地上,我這才意識到,自己的手心里已經滿是汗水。我再一次打開了門,還是一樣的結果,走廊上一個人影都沒有。‘明天我一定要去物業管理處,跟他們反映這件事。’我心里想。

      我又返回到房間,我無法再安心工作,也睡不著,只好坐在桌子前面發呆。不知道過了多久,我突然感到左邊耳朵里有癢癢的感覺,似乎是有人的視線射到了我的耳朵里。我一邊抬起手抓著耳朵,一邊轉頭看向左邊。

      天啊!!我居然看到一張女人的臉,那絕對不是一個正常人的臉!桌上臺燈的反光照到她的臉上,透出幽幽的藍。她一動不動地盯著我,就象是一只餓了許久的肉食動物看到了他的獵物!她究竟有什么莫大的怨恨要如此注視我!我突然想到我的辦公室在九樓,頓時無法呼吸,眼前一黑,暈了過去。

      當我再次醒來的時候,已經是早上十點,我已經不知道昨天的事是噩夢還是現實。我的心情非常亂,便出門找先輩一起喝酒,從中午一直喝到晚上。

      回到家,我已經喝醉了,連衣服都沒脫就躺到了床上睡著了。我在睡夢中隱約聽到人的哭聲,那聲音越來越大,甚至把我吵醒了。我的酒醒了一大半,內心非常害怕,抱起枕頭悶在頭上。慢慢地,聲音小了下去。過了一會,我覺得口很渴,便走到冰箱旁邊拿出一瓶水,一邊喝水,一邊把頭轉向窗外。我剛喝進嘴里的水一下子全噴了出來,我又看了那張女人的臉!昨天不是我做的噩夢!”

    窗外的女子(4)

      仁錫停了下來,又大口喝了一杯啤酒,擦了擦嘴,顫抖著身子。

      承俊不滿地說:“你這小子,在胡說什么呢?是不是不想告訴我們你做的秘密生意,隨便找個借口來敷衍我們?再說,這么爛的鬼故事,太沒意思了。”

      仁錫對承俊沒有什么反映,喃喃自語道:“沒錯,我也覺得這是一個很普通的鬼故事。可是問題是,現在我成了這個故事的主角。”

      仁錫的話讓我想起了我一個小學同學的故事,于是我跟他們說了起來:

      “我小學生的時候,和一個隔壁鄰居關系非常要好。他的領導能力很強,身體也很強壯,在班里非常受歡迎。有一天,我們住的公寓發生了一件女人跳樓自殺的事故。這件事故發生以后,他不再來學校上課。于是,班主任去了一趟他的家,可是回來以后什么都沒告訴我們。再后來,他的家搬家了,他也轉學去了別的學校。我覺得非常不解,因為我們是那么親密的朋友,但是他卻什么理由都沒有告訴我就突然搬走了。

      直到我上了高中,我才再一次碰到他。那一年,期末考試結束以后,我和同學一起去看電影,意外地在電影院里碰到了他。我再次見到他的時候,有些陌生。可是他卻非常熱情地抱了抱我,似乎又讓我回到了小學那會,似乎我們還是最好的朋友。

      “好久不見,我們一起去吃飯吧。”他開心地說。

      “可是我是和同學一起來看電影的。”我心里有些不太愿意。

      但是他繼續邀請我一起去吃飯,我不好意思拒絕,只好和他一起來到附近一家餐廳。

      在餐廳,他點了一瓶燒酒,便喝了起來。

      我們還是高中生,他居然喝燒酒,我心里想。

      他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,對我笑了笑說道:“你應該要了解我,我喝酒的習慣已經好多年了。”

      我尷尬到笑了笑,問他道:“當年你為什么突然轉學了?我當時既奇怪,又對你很失望。居然連最好的朋友也沒告訴就不辭而別。”

      他一邊喝著一邊打開了話匣子:

      “你應該還記得當年,我們住的公寓有一個女人跳樓自殺的事吧?那天,我正在房間里看書,看得太久了眼睛有些疼,突然聽到樓上一個女人的尖叫。我循聲向窗外望去,突然看到一個女人從窗戶外掉落下來,直直地看著我。她的眼光

    此新聞共有31 2 3

    向您的朋友分享本文章 或這里閑聊群號 433677925 奇聞中國有聲讀物資源

    更多


    相關新聞

    精選視頻推薦

    圖片推薦

    最新奇聞

    熱點奇聞

    推薦奇聞

    www.QiWen.Cn 鄂ICP備05001305號

    排列三开奖直播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