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聞.奇聞.中國 www.QiWen.Cn

奇聞網(QiWen.Cn)旗下系列站點,奇聞趣事盡在奇聞中國

  • 社會奇聞
  • 不解之迷
  • 自然奧秘
  • 天下奇人
  • 彩票趣聞
  • 腐敗貪官
  • 鬼故事篇
  • 恐怖長篇
  • 故事連載
  • 靈異事件
  • 史海鉤沉
  • 考古發現
  • 騙術解秘
  • 諜海風云
  • 兩性趣聞
  • 網絡人生
  • 解夢圓夢
  • 目擊實錄
  • 科學之謎
  • 科技發明
  • 飛碟探索
  • 天災人禍
  • 聽評書
  • 圖片新聞
  • 首頁 >> 鬼神傳奇 >> 短篇故事 >> 新聞正文 【手機請訪問qiwen.cn】

    算命 評書 連環畫 郭德綱 恐怖懸疑 艾寶良專輯 有聲文學 科幻小說 偵探故事 希區柯克 幽默笑話 單田芳

    窗外的女子(韓國) 下

    發布時間:2006-7-15 20:56:39 閱讀:


    (續前文)

    窗外的女子(11)

      我來到了先輩的照相館,把這件事一五一十都告訴了他。

      先輩建議我說道:“照片是為了新聞或保存資料而拍攝的,也有將世界上的物體藝術化的功能。可是你的工作卻將照片和人的本能和欲望聯系了起來,用在不正當的地方。我的職業是攝影,我總是希望我手里拍出的照片能非常幽雅漂亮,讓人看了心情舒暢。”

      他說著嘆了口氣又繼續說道:“哎,可是既然已經發生了,我會盡我的全力幫助你。可是,你一定要答應我,以后不再做這樣的事。這樣的照片刺激了人們黑暗的本能,喚醒人們的殘忍心,你能答應我嗎?”

      我點了點頭,說實話,我現在也開始有點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,而且對先輩感到非常慚愧,臉慢慢變紅了:“對不起,哥哥,我一定答應你。”

      “那么你把那張照片給我吧。”先輩說。

      東軍看了照片以后,非常嚴肅地對我說:“我要再用設備查一下這張照片,但是我覺得這并不是一張人為的照片,你明白嗎?我的意思?這是一個變態的人干的殘忍的事,并且干完以后就拍下了這張照片,這個人簡直就是惡魔。”

      說著,他開始用電腦放大照片,我將角落的鏡子指給他看,問他能不能利用技術看清鏡子里的影象。

      先輩的電腦是專用電腦,比我的電腦清楚多了,可是即便這樣,仍然看不清鏡子里的臉。

      東俊說:“這張照片不是用數碼相機拍的,而是用普通的相機拍的。等我再做一天的技術處理,就應該能看清楚鏡子里的東西了。”

      我只好和先輩約好了明天再來,離開了他的家,突然發現我無處可去。

      我去餐廳吃了飯,然后去了桑拿房。等我做完這一切,天已經黑了,我還是不想回家,就找了一個酒吧喝酒。這時,我突然意識到我應該把自己電腦上的照片刪除,那把些照片都拿出來。否則萬一被警察查到了,我的麻煩就大了。

      等我回到公寓的時候,已經過了12點。可奇怪的是,管理員辦公室里并沒有人。

      我走到電梯旁,發現電梯正好停在一樓,我踏進電梯,等著電梯緩緩上升。不知道為什么,我的腦海里又開始浮現出那個窗外的女人恐怖的臉。我的心跳開始加速,心里盼著電梯快點到達9樓。

      幸運的事,我擔心的事情并沒有發生,我安全地回到了家。我看了看四周,對面遇害的那家人并沒有警察的保守,只有一條警戒線。我不敢再看那里,趕緊跑去我的房間。

      可讓我驚訝的是,家里的門居然沒有鎖上,我一拉門把就打開了。

      “怎么回事?”我的心又懸了上來,我猶豫著走進房間,打開了電燈,才發現我的房間被人翻得亂七八糟,很顯然有人搜過了我的房間!

      更倒霉的是,我的電腦居然被人拿走了!而且桌子上的照片也一掃而空。

      我著急地查了其他的貴重物品,發現只有電腦和那些照片被人拿走了。我的腦子里突然閃過一個人的臉,公寓管理員!

      窗外的女子(12)

      我慌忙拿起公寓對講機,對方有人接起了對講機。

      “有人進了我的房間,你知道不知道?!”我非常生氣地說。

      可是對方卻沒有回答,只能聽到他呼吸的聲音。

      “管理員!喂,喂!”我繼續喊叫著。

      “啊~~~~~~”突然電話里傳來一個人的尖叫聲,我一把甩開對講機,攤倒在地上。

      我心里很亂,不知道該做什么,打算去管理員辦公室看個究竟。

      我又走到電梯旁,大口地喘著氣,電梯顯示在一樓,我按下了按鈕。

      可是不知道為什么,電梯一直顯示停在一樓,并沒有上來,過了幾分鐘,我開始猶豫要不要走樓梯下去,可就在這時,電梯緩緩地升了上來。

      我毫無表情地看著電梯的指示燈,5,6,7,8,“叮……”電梯終于到了九樓,門打開了。我看到保安被反吊在電梯的天花板上,他的雙手和一只腿被切掉了,鮮血淋漓,和那張變態的照片一模一樣!

      我震驚地不知所措,身體象被凝固了一樣動彈不得。電梯停了幾秒,又“叮”地一聲關上了,我這才緩過神來,開始尖叫起來。

      我飛快地跑進房間,拿起電話報了警。我渾身顫抖,我不敢去走廊,又不敢呆在房間,我該怎么辦!我在房間里慌亂地來回度著步,不知過了多久,外面傳來了一些聲音,應該是警察來了。

      我打開門,果然,走廊里站著幾個警察,正在給電梯里的尸體拍照。

      警察看到我出來,又開始盤問我,我將事情的經過完完整整地告訴了他。

      他懷疑地問我:“你一個人單獨發現了管理員的尸體吧?”

      “是的。”我手心開始冒汗。

      “那么,上次你隔壁的尸體也是你發現的吧?”

      “是的。”我心里很清楚,警察開始懷疑到了我的頭上,畢竟這樣的事情太巧合了。

      警察聽了我的話,長嘆了一口氣說:“哎!最近怎么這么倒霉,我真的應該去算命了。”

      “怎么了?”我聽不懂他的意思。

      “除了近期的這兩個案件,這一年來,這個區已經發生了許多件事故。”他說。

      “什么事故啊?”我還是不太明白。

      警察掏出一只煙,一邊抽著,一邊說了起來:

      “以前,這個區是非常安全的,我的工作一直很輕松。但是,從一年前開始,區綜合醫院里的尸體經常無故失蹤。一開始,是一個月一次,到后來,便成了一個星期一次。尸體頻繁的失蹤給市民造成了很大的恐慌。可是除了尸體失蹤以外,其他并沒有任何線索。偷盜尸體的人也沒有向家屬勒索,而且也沒發現地下交易臟器的案件。案子一直沒有破掉。

      就這樣過了半年,尸體失蹤的情況突然停止了。我們剛剛開始放心下來,沒想到,失蹤人口開始快速增加。不論是男女老少,各種各樣的人都有。

      這些失蹤人口的問題都還沒解決,居然又發生了連環殺人事件。我真是不想活了,我一定要去算命!我的體重也從73公斤猛降到62公斤,我最近真的很嚴肅地考慮要不要辭職不干了。”

      正說話間,突然走過來一個人,一把抓住了我的領子,開始破口大罵:

      “你他**狗崽子!你這樣囂張的殺人,你以為我會怕你嗎!你真的想找死嗎!”

      “吳警察,你怎么了!”剛才和我一起聊天的警察開始拉他的手。

      我這才發現,抓我領子的人就是當初在管理員辦公室和管理員吵架的那個警察。

      “你在說什么?我沒有殺他!放開我!”我生氣地推開他的手。

      吳警察更激動了,他渾身發抖,開始打我的耳光,我一下子摔倒在地。

      他突然從腰間掏出一把槍,瞄準了我。

      旁邊的警察被他的舉動嚇的不輕,一把朵過他的槍,大聲招呼著別的警察。

      別的警察都過來紛紛把他拉走,他仍然充滿憤怒地對我吼道:“在你下次殺人前,我一定要先殺了你!”

      一旁的那個警察不好意思地對我說:“對不起,吳警察以前不是這樣的,希望你能諒解。”

      說著,他扶著我站了起來,尷尬地笑笑離開了。

      我站在墻邊,聽到警察們在偷偷議論著吳警察。

      “吳警察又開始不正常了,上次也是這樣,差點把嫌疑犯打死。”

      “是啊,還好那個嫌疑犯就是犯人,否則他麻煩大了。”

      “今天他又犯病了,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。”

      聽了警察的話,我心里覺得,那個吳警察一定有神經病。

      于是,我又回到屋里,開始猜想究竟是誰拿了我的東西,很顯然,一定不是管理員,因為警察并沒有從他身上搜到那些照片。無論如何,我這次一定要搬家了。

      我想著想著,不知不覺又睡著了。

    窗外的女子(13)

      早上,我被電話的鈴聲吵醒。

      “喂,是仁錫嗎?照片分析好了,你有空來一趟吧。”先輩的聲音從電話來傳來。

      “好,我這就來。”

      窗外一絲陽光照了進來,我拍了拍痛得欲裂的腦袋,顧不得洗漱,就打開門走了出去,我想盡快弄清事情的真相!

      走廊和電梯都被警察用警戒線攔了起來,我腦海里有浮現出隔壁鄰居和管理員那慘死的情景,不禁渾身一哆嗦,算了,還是爬樓梯吧。

      好不容易下了九樓,我看了一眼空空蕩蕩的管理員辦公室,飛快地離開了公寓。

      來到先輩的照相館,他已經等候我多時了,只見電腦上那張被放大的照片異常清晰,一片血紅射入到我的眼中。

      “你來拉。”東軍看了看蓬頭垢面的我,問道:“怎么了?發生什么事?瞧你這慌張的樣子。”

      我語無倫次地將昨晚的事情告訴了他。

      東軍聽了以后,皺著眉頭,若有所思地說:“這可能和照片里的這個女人有關。”

      “你看到她的臉了?”我緊張地說。

      東軍示意讓我看一下電腦,他開始拿著鼠標給我講解起來:

      “昨天我經過一些畫面的技術處理,終于把鏡子里的圖象調整清楚了,可是……”他說著放大了那面鏡子,果然,鏡子里浮現出一張女人的臉,只可惜她的臉被鈍器砸爛,血肉模糊,根本看不出容貌。”

      “怎么會這樣?這也太殘忍了。”我哆嗦著說。

      “沒錯,而且畫面放清楚以后,很明顯,這張照片里的人不是人化妝假扮的,而是真正的尸體,并且剛死不久。所以拍照片的人就是殺害她的兇手。”先輩氣憤地說。

      我的腦海里頓時浮現出一個ID:killyou.是他,是他寄的這張照片給我,莫非他就是兇手?

      “可是這樣一來,線索又斷了,我們根本就無法看清那個女人的臉。”我有些絕望了,原本指望著能通過先輩的幫忙找到些什么,可是現在的結果卻是這樣。

      “雖然鏡子里的人臉無法辨認,但是我昨天發現了其他的東西,你看。”先輩說著,將照片漸漸移向左邊,移到了那個尸體的正上方的天花板上。

      天花板上一片黑黑的,又似乎有一些東西,可惜看不清楚。

      “那兒有什么?”我問。

      “你有沒有發現那里有一快東西和別的地方顏色不同,要更深一些?”東軍說著,將天花板的背景調成了淡色,頓時,那塊東西變的明朗起來,我湊近電腦仔細一看,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!

      我看到了一張女人的臉,一張如此熟悉的女人的臉,沒錯,就是她,那個出現在我家窗戶外邊,渾身是血的女人!

      “這,這究竟是怎么回事……?”我用顫抖地聲音說。

      “這明顯不是用電腦處理過的。我昨天翻查了一些資料,很大的可能性便是,那張人臉是照片上剛剛死去的女人的鬼魂。鬼魂離開人體以后,一般很快就消失了。可是如果他們能找到一個媒介,依附在上面,那么他們就能在世界上生存下來。我想這張照片一定就是這個鬼魂的媒介,而拍照片的人一定沒有想到,這個被他們殺害的女人會用這樣一種方式繼續留在了他們身邊。”東軍嚴肅地說。

      我的心已經吊到了嗓子眼,我終于明白我常常看到的那個窗外的女人并不是我的幻覺,就是這張照片將她帶到了我的身邊。而我做的工作,多多少少和她的死有關。

      “難道,她要來報復我?”我已經驚訝地快說不出話來。

      “現在還不能肯定。如果那些變態的殺人狂的確是為了拍攝照片的快感而殺人,那么在一定程度上,你也成了幫兇。所以當務之急是找到殺害她的兇手,讓她的怨氣盡快消散。”先輩說著拍了拍我的肩膀說:“既然這一切因為這張照片開始,那么你就從這張照片著手,去找出事情的真相吧。”

      我拿著照片,離開了東軍的家。

      我不知道自己該去哪里,也不知道下一步該怎么做。在大街上漫無目的地逛了一天以后,我終于決定,再回到公寓去,尋找這一切的答案。<

    此新聞共有31 2 3

    向您的朋友分享本文章 或這里閑聊群號 433677925 奇聞中國有聲讀物資源

    更多


    相關新聞

    精選視頻推薦

    圖片推薦

    最新奇聞

    熱點奇聞

    推薦奇聞

    www.QiWen.Cn 鄂ICP備05001305號

    排列三开奖直播视频